什么天涯什么海角

在梦里寻找伤口的蚊子推开一扇虚掩的大门,用一阵风挑起一场看不见敌人的战乱,用面具的口吻命令你用一生迷惘,然后用别处的传闻抚慰你残存的意志。一朵花养育着一个会走路的花瓶,在阳光明媚的时候化成一座城市的象征,在过路人的眼里,在滞留者的心中。离婚的少女用滚烫的雨水洗涤天堂给予的污迹,在巨大世界的废料里寻找一块空地,一个碗里的面条释放传统的诱惑,却比不过一块快要过期的巧克力给予的坚决。来路不明的爱情用两个赤裸的身体作证,在计时的摩擦里燃起火焰,却在阴郁的文章里埋葬你们的偶遇。你不言不语走进被洗劫一空的房间里,时间终于为你挂上了中年人的倦容。(写完后,心都碎了。下午好长啊!)

整理照片时,突然发现照片已不是照片那么简单。它们是一种生活,隐蔽又公开,简单随意又不容更改,真实地把一些过往雕刻在画面里,在不久或遥远的未来用第三人称帮助你回忆曾经那些险些崩溃或重返天真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