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天涯什么海角

曝光

晴朗

地铁站里的面包房

等人

一个冬天的黄昏

新的一年了。

    《无题》
白线上的黑点
不再说话的大门
一些隐约的呼唤
又一次无声的遐想

光线诉说着秘密
窗户是金色的听众
路途遥远
请早早离去

田野是风的病床
阻止着你的投奔
房子是一连串标点符号
而生活诞生于回望

给水杯倒满水吧
滑梯上的游戏从不会停止
穿着白色衣服的鸽子
已滑过戏剧的高潮

无国籍的歌手带领着羊群,守卫着快要失去温度的问候。叶子终于决定告别大树,像不得不离开结冰河流的鱼群一样。坐在角落里取暖的人想念一双鞋的跋涉,呼吸着无法走出温带季风气候的蹉跎。一个两个三个或者四个故事解释着气球的消失,一双手朝着天空疯狂生长。关了灯的房间里有两个人,站在窗前辨认星星。一个把星星比喻成遥远的往事,一个把星星比喻成魔法师的眼睛。白色的花瓶是一座天堂,让无数的花在睡梦里无憾地死去。墙上的钟摆与空了的杯子合力制造睡眠,眼睛说睡吧,围巾也说睡吧。《因为得睡了,所以只能睡了》